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尋找丹麥最美麗的一角

丹麥有很多值得遊覽的地方, North Zealand被譽為哥本哈根的後花園,童話之父安徒生曾稱海爾辛格為“丹麥最美麗的一角”,它是是丹麥歷史最悠久的小城之一,是更能體現丹麥的歷史文化和自然風光的地方。

  初夏的清晨天空明亮空氣清爽,我登上了從哥本哈根開往海爾辛格的火車,去探訪以神秘悲蒼而聞名於世的哈姆雷特城堡。火車一離開哥本哈根市區,郊野的氣息就撲面而來。列車在Oeresund海峽邊飛馳,左側是大片大片的麥田和墨綠濃郁的橡樹林,右側的地勢緩緩向下向海邊展開,鋪滿茵茵綠草和零散的樹林。透過樹木的間隙可以見到海岸邊一座座小別墅和停泊在岸邊的私人遊艇。清晨的陽光在海岸小屋的紅色屋頂上閃亮,靜靜地像一幅圖畫,背景就是碧藍浩瀚的海水和海峽那邊瑞典土地上影影綽綽的城市和鄉村。這就是“北方的裏維埃拉”。雖然沒有那個地中海度假聖地的眩目,卻更加寧靜安逸,有更濃重的原野風光。

  一個小時如同畫中游般的火車帶著我來到了位於Zealand東北角、Oeresund海峽最狹窄處、與瑞典城市Helsingborg隔海相望的海爾辛格。

  童話之父安徒生曾稱海爾辛格為“丹麥最美麗的一角”。它也是丹麥歷史最悠久的小城之一。它的老城中建於15世紀的哥特式Sankt Olai大教堂、斯堪的那維亞半島保存最完好的十五世紀的修道院和它的舊式民居和小街仿佛正帶著人們向著五、六百年前回歸。而回歸的盡頭,一座恢宏威嚴的城堡赫然出現在眼前,它屹立在半島的最尖端,扼守著Oeresund海峽最狹窄處。它就是卡隆堡(Kronborg )城堡,神秘的哈姆雷特之城。


  1602年當莎士比亞開始執筆他的名著《哈姆雷特》時,選中了Kronborg,這個在17年前建成的北歐城堡作為故事的背景。儘管莎翁本人並沒有親眼見到過這個城堡,但這個代表了丹麥的海上霸權的城堡在當時已經威名遠揚。1420年斯堪的那維亞國王Eric of Pomerania決定在Oeresund海峽的最窄處修建一個小要塞Krongen,作為徵收過往波羅的海的船隻通行稅的關卡。一百五十年後,丹麥國王弗萊德裏克二世用徵收關稅帶來的巨大財富在要塞的舊址上用十年的時間修建起了豪華宏大的宮殿卡隆堡(Kronborg )。從此它既是扼守海峽的要塞又是丹麥皇家權力威嚴的象徵。莎士比亞選卡隆堡(Kronborg )作為丹麥王子哈姆雷特的城堡自然是非其莫屬了。

哈姆雷特王子只是莎士比亞筆下虛構的人物。但在他身上發生的悲壯的復仇故事和劇中“To be or not to be”的名句給卡隆堡(Kronborg )城堡塗抹上了一層神秘的悲劇色彩,幾百年來吸引著無數的人們從世界各地前來憑弔哈姆雷特這位從來沒有在此生活過的傳說王子,來體驗Elsinore城堡(莎劇中的城堡名稱)給他們帶來的心靈震撼。自然這也是我今天慕名遠道而來的主要目的。

  幾百年過去了,如今籠罩在城堡上空的愁雲慘霧似乎已經煙消雲散,我很難再體會到莎士比亞劇中人物心中的悲愴,為了尋找莎翁悲劇中那動人心弦的意境,我特意登上了一班橫跨Oeresund海峽、往返於丹麥的海爾辛格與瑞典Helsingborg的之間的渡船。當渡船行駛在海峽中,向著丹麥返回時,一大塊烏雲正好籠罩在卡隆堡(Kronborg )城堡的上空,使它變得陰暗起來。在茫茫大海上看著這威嚴陰鬱的巨大城堡令人不安地慢慢靠近,耳邊似乎響起了哈姆雷特在這充滿殺機的詭秘城堡中的仰天悲鳴:“活下去,還是死亡?”一陣顫慄掠過我的全身:哈姆雷特,這個傳說中的悲劇王子,終於在他的城堡中復活了!

  走出虛構的意境,進入了真實的卡隆堡(Kronborg )城堡。實際上它是一座真正的皇家宮殿,是丹麥最寶貴的文藝復興時期的建築遺產。宮殿中的國王和王后寢宮中精美的頂畫、大理石壁爐、斯堪的那維亞半島最長的、有著文藝復興風格的長達62米的大廳,收藏了大量的船隻模型的城堡博物館裏以大量繪畫、航海儀器和兵器記錄了丹麥航海時代歷史的輝煌。而在城堡的地下通道的入口則威嚴屹立著傳說中的維京首領Holger Danske的雕像。據說這位威風凜凜、名震四海的英雄無時不在冥冥之中注視著丹麥,一旦需要他的時候到來,他便會殺回自己曾呵斥風雲的大地和海洋上來。


  帶著哈姆雷特城堡賦予的心靈震撼我乘上火車繼續向西南駛去。二十分鐘後來到了風情氣氛與卡隆堡(Kronborg )城堡截然不同的另一處丹麥皇家宮殿弗雷登斯堡(Fredensborg)。這是位於丹麥第二大湖Esrum湖東南岸的一個寧靜的村莊。1720年丹麥國王弗萊德裏克斯四世為了紀念與鄰國瑞典的多年戰爭的結束在此興建新的皇宮,命名為“和平宮”,歷時50年建成。和平宮的主體為義大利巴洛克風格。僅僅兩層的園頂建築、寬敞的八角形庭院,在周圍120公頃的大片森林的包圍之中顯得平實安詳,少了皇家的氣派,多的是寧靜的鄉村風格,與K卡隆堡(Kronborg )堡威風凜凜的霸氣形成了鮮明的對照。

  弗雷登斯堡(Fredensborg)為現任丹麥女王的春秋季行宮,不對公眾開放。我在皇宮的大門外望瞭望這座平實無華的宮殿,便信步穿過森林中的小徑來到了Esrum湖邊。這是一個遼闊的望不到對岸的寂靜的大湖,一派原始的野湖風光。湖畔蘆葦野草茂密、朽枝枯木東倒西歪。夕陽西下,更增添了眼前大自然的荒蠻情調。寥寥幾個遊人在湖畔點起了炭火燒烤,空氣中淡淡地有烤肉香氣飄來,為野湖添上些許度假的氣息。

  離大鄉村似的和平宮僅僅十分鐘的火車行程,我面前又出現了一座極盡豪華精美的皇家宮殿。這是人稱丹麥的凡爾賽宮的菲德烈堡宮(Frederiksborg)。雖然它沒有法國的凡爾賽宮的氣勢宏大,但它精美絕倫,風格獨特,重現了童話中仙女居住的宮殿的美麗。

  丹麥國王弗萊德裏克二世喜好打獵,1560年在此地的森林狩獵場邊建立了一座狩獵行宮,並用自己的名字命名。從1600年開始,他的兒子、以奢華而聞名的克裏斯蒂安四世用了近二十年的時間將這座行宮擴建成為豪華的正式皇家宮殿。其整體為典型的北歐文藝復興時期的建築風格。紅磚樓堡,屋頂及塔頂一律包銅,配以精美浮雕的山牆和覆蓋琉璃的建築正面,華麗氣派,再一次與Fredensborg宮的樸實無華形成對照。菲德烈堡宮(Frederiksborg)建成後深受丹麥歷代王室喜愛,曾歷經二百多年作為皇家正式宮殿。但是在1859年的一場致命的大火將其幾乎全部焚毀。在嚴重的損失下,丹麥王室無意重建,遷宮於和平宮。後來在民間集資和王室贊助下,菲德烈堡宮(Frederiksborg)修復成現在的樣子並改建成丹麥國家歷史博物館。

  據說在宮殿中原來為王室成員居室的七十多間廳室中目前陳列著大量的丹麥皇家珍藏的繪畫、掛毯、藝術品和珍寶。還有裝飾豪華的國王廳和唯一倖免於1859年火災的金碧輝煌的教堂。近二百年間數代丹麥國王在此加冕。遺憾的是我在哈姆雷特城堡留連忘返耽擱了過長的時間,到達菲德烈堡宮(Frederiksborg)的時候已是博物館閉館的時間,再無機會去觀賞這些難得的展品了。

幸好雖然博物館室內展廳關了門,遊人仍然可以自由出入宮殿的庭院。從外面觀賞菲德烈堡宮(Frederiksborg)的精美建築。由於天色已晚,遊人寥寥無幾。我走過架在宮殿最外層護城河上的S形的石橋進入了中層的庭院。環顧四周,暮色中寬大的庭院裏竟只有我一個人。四周紅牆綠頂的高大宮殿建築靜悄悄地沉默著,只有庭院正中巨大的古羅馬海神雕像噴泉的水聲打破了讓人心裏有點發毛的寂靜。皇家氣勢的威嚴和廖無人跡的寂靜有一種不可承受之重,讓我竟不敢在此地久留,只匆匆在城堡內繞了一圈便退了出了這個曾經的皇家禁地。

  沿一條小路繞行在菲德烈堡宮(Frederiksborg)宮邊的湖畔,華燈初上,輝映著華美的宮殿和城堡,在湖水中映照出美麗的倒影。我用僅僅一天的時間走過丹麥這個歐洲最古老的王國五、六百年的歷史。卡隆堡(Kronborg )、弗雷登斯堡(Fredensborg)、菲德烈堡宮(Frederiksborg)這三座或威嚴或華美、或悲愴或安詳、風格截然不同但同樣美奐美倫的丹麥皇家宮殿和它們背後那些流傳百世的故事所留給我的豐富記憶,已遠遠超出了我想去尋找的哈姆雷特的故事。

  相關鏈接:

  Kronborg、Fredensborg和Frederiksborg三個城堡在哥本哈根北邊25到60公里的一個三角形範圍,如果時間有限,可以從哥本哈根出發去Zealand北部做一日環遊。從哥本哈根每天有頻繁的火車和汽車前往以上旅遊點,交通十分方便。做一日三堡環遊再好的辦法是買一張哥本哈根一日卡。可以在一日內憑卡乘坐哥本哈根市及郊區和北Zealand地區的所有火車和公共汽車,還可以免費參觀這一地區的大部分博物館和公園(具體見哥本哈根卡說明)。持哥本哈根卡還可以優惠租車、減價乘渡船。該卡有一日、三日兩種不同的卡,成人卡一日199丹麥克郎,三日卡399丹麥克郎,在哥本哈根中心火車站、旅遊資訊中心和各大飯店都可以買到。

  如果是自駕車,最好不要走從哥本哈根直達海爾辛格的E47-55號高速公路。建議走沿Oeresum海峽岸邊的152號公路。這是一條觀光公路,幾乎經過東岸沿線所有著名景點,還可以一路觀賞北方裏維埃拉的美麗風光。

  時間安排:

  從哥本哈根出發做一日三堡環遊內容豐富,可看的東西很多,因此應該安排好在每一處的逗留時間。特別是因為Kronborg(哈姆雷特城堡)展覽館和Frederiksborg的國家歷史博物館在夏季均在下午五點閉館(春秋季更早),所以希望有時間參觀展覽的遊客更要注意安排好行程。

  Fredensborg(和平宮)是丹麥女王在一年大部分時間居住的行宮。但這座王宮在每年七月女王不在這裏的季節對公眾開放,可以進王宮參觀王室的生活環境。
返回列表